DSCF0087.JPG

 

      ㄧ長串粉白矮牆,或許也能道下千百條悔悟,在某一時節開一扇窗、鑿一個孔,引入一絲絲光源,替自己的臉龐上些有朝氣的光亮色彩。

 

      總有些過錯是又深又黑的,漆也蓋不住的沉重,但總是有被刷白的一天吧?我也不知道所謂的“滔天大錯”該如何定義,說到底,還是由參與實境的人們決定的吧!

 

      牆總是有兩面的,如同人一般,雖僅有一個個體但能有不同性格,這樣講來好似神經出現了什麼問題,但,實際上人的雙面總是很正常普通的吧!總有一部份的牆是藏在屋裡的,不受風吹日曬雨淋,有著屋頂遮蔽,想一窺真正的內心還得花時間、精力用真心去尋找那份被藏匿的鑰匙,有了鑰匙才有機會開啟那扇門,看見屋內的璧。

 

      屋外,一開始總是光鮮亮麗的,是吧?新砌好的牆、新刷上的油漆,出生的那陣日子,是不是都是如此潔淨?

 

      久了,雨下多了、風襲多了、雷打多了……,一切都經年月、事件而慢慢轉變。當對方來到我們跟前,壁上的顏色玻落,連影子都看不見自己。待自己重新發現後,便拿起一把刷與一筒漆慢慢彌補這些痕跡,依著錯誤的大小,速率時快時慢,當修補到可看見清晰的影子時,或許,這些錯誤就被粉刷了吧!但是凡事都有得回頭嗎?那也未必,畢竟還是有人犯得上深至心窩的錯。

 

      我們為心裡鑿了很多扇窗,是為了什麼?讓自己與外界不要有太多的鴻溝?讓自己的內心能夠透一口氣?讓自己的內心能夠多一點空間?或許,有很多讓我們鑿窗的理由吧!多了一件小事,爲自己鑿個小洞透透氣;多了一件大事,鑿一扇窗讓自己呼吸。

 

      窗戶能透視進來的只有ㄧ些些區塊,一些些願意讓人看見的區塊。

 

      當有人想深入內心,探索房子裡的世界,肯定是一件難事,或許有些人在不知不覺中爲自己造了一棟房,卻不熟悉屋內的景象,連專屬的那把鎖都找不到。

 

      總以為是要對方來探索自己,殊不知自己卻是最需要發掘自己的人。屋內的牆壁總是比屋外精采吧!畢竟人的心就算說是深過海也毫不誇大,我們總把自己藏匿起來,藏在沒有窗戶的小房間,爲自己的心情在牆壁畫下解釋,原來有時候我們是這樣的孤獨。

 

      若可以,或許可以把雙面牆都漆成屬於自己的顏色,偶爾,讓些重要的人進來坐坐,聊個天抒發內心也好,至少,這間屋子,不會太過於陰暗,反而能佈滿光線。

創作者介紹

網頁設計網站架設空間租用資訊科技天地

小平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