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20830.JPG

 

      家,無論再怎麼簡陋、再怎麼破,它都是ㄧ種歸屬。

 

      有了溫暖,就稱得上家。因為那盞明燈亮著,搖曳的那朵微光是爲自家人亮的,偶爾滅了,卻又很快的閃爍著,畢竟,那條回家的歸途是爲了家人而開,有時候年歲久了,說不定,曾經的那個活潑單純孩子會忘記回家的路;會忘記陪伴他十幾年的家鄉景色;會忘記曾經打鬧的同伴。

 

      有沒有憑著感覺到達一個地方,到達一個你不熟悉但卻對你而言很重要的地方?有時候就是有這麼一種感覺能把自己牽回家,牽回一個令自己擁有歸屬感的地方。

 

      門面或許不那麼光鮮亮麗,但它舊得很溫柔、很溫暖,而且永遠不會上大鎖, 因為它一直都在等著家人回來,越過這扇門,走過小小一段路,那盞燈會越來越明亮,越來越清晰。

 

      家的感覺是不是一直都那麼強烈?從加入一個家;創造一個家;保護一個家,責任是不是就是如此?這項工程很浩大,但因自己的心甘情願而減輕了負擔,家中的點燈者,都是最盼望家人回去的,守著燈不讓它熄滅,因為等待著的總希望看見你的回眸和歸來的身影。

 

      家的簡陋有時候帶來的是一種安全感,只要家人還在,港灣就能供你停泊,無論這港灣多狹窄、多窮破,但能讓自己能真正喘口氣的,是一種感覺。

 

      小時候,短暫的離開或許就會哭上一整日,或者朝思暮想,思念家鄉給的習慣味道,長大後,習慣的感覺還是在,但總得向外走的我們會漸漸習慣另一個型態。

 

      電影和小說是不是都是這麼進行的?

 

      時間過了,才發覺自己忘記那種溫暖感覺,回頭望去,景象是不是都模糊不清?路怎麼彎怎麼拐;樹怎麼生怎麼長;屋怎麼老怎麼溫暖都忘了吧!是嗎?感覺卻一直都在,感覺是遺留下來的,趕也趕不走的,就算自己以為它消失,它還是藏在內心深處。

 

      將生鏽的門推開,有人在等你,是老?是少?是生命中的另一半?是從小到大的同系血緣?

 

P1020828.JPG 

 

      推開門的刹時,你會為自己難過,難過自己太久沒回到你生長的地方;難過自己讓最重要的人等你那麼久;難過自己太過於繁忙而致使沒有容納家的地方。一有時間,就該想想什麼是自己的最初。孩提時代我們長怎樣?雖然幼稚,但家給我們的溫暖、簡單和單純應該都還記得吧!應該要記得自己的長相,最受人喜愛的長相,然後保持著,再擴充自己的內在,我們不需要一下子轉變太多,但需要慢慢轉變,在轉變的時刻記得回家,回到家,是為了將自己的每一次改變都呈現給家人看,讓他們知道我們的樣子,讓那條家人間的線一直連接著。

 

      記得回家的感覺嗎?推開門再走入,記憶,會頓時清晰的,會突然想起由小到少的每一個時刻,並且能夠馬上構築出影響自己最深遠的家鄉。

 

      最終,我們得接著我們誕生的家再創造另一個家,爲新建的家鋪上毯子,刷上新漆,最後放一個最令人安心的鎖,把安全感都放入家中,也記得,留放一盞特別且獨一無二的燈,讓每個離開家的家人記得回家的方向。

 

      每個人都是會離開家的,但燈是不會滅的,它只會耐心的等,等到向回走的時候。

創作者介紹

網頁設計網站架設空間租用資訊科技天地

小平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