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命名 - 7.jpg

 

      ㄧ朵盛開的花,完美的對稱著,散發悠悠的香氣,瓣是柔的,蕊是細緻的,梗是筆直的。

 

      一切都是如此完美。

 

      盛夏的陽光燦爛耀眼,萬物全然甦醒,雖熱了些,但雲的偶爾遮蔽給了短暫的陰涼。炎熱的氣息,逼得人太過焦躁。夏季,是不是泡ㄧ池涼水;跳一池湖水;游一段河水……特有的專利?

   

      盛夏的花幾乎都是擺舞的,枝葉也幾乎都是茂密繁盛的,這世界的大部份都蓬勃著,蓬勃在最有生命力的一季。

 

      盛夏似乎是完美的,只要忘記熱,盛夏,是ㄧ種復甦卻鮮活之感。不同於春季的新生,它有的是豐富的生命型態;亦不同於秋冬的蕭瑟,它所有的為充沛的生命力。

 

      盛夏的午後總有幾番暴雨,或者被捲旋雲層覆蓋的幾天。嬌花綠葉的形態正逐漸抵達顛峰,風雨卻不留情的阻礙著,夏季的天氣是不是經常如此偏激?

 

未命名 - 9.jpg

 

       人,如草似花,舉步艱辛,偶爾晴空萬里,偶爾雷雨相殘,但似乎都被晴日後的變化所打敗,無論大風小雨。或許我們比盛夏的植物脆弱得多;或許我們比盛夏的植物渺小;或許我們比盛夏的植物膽小。總以為,自己挺得過大風大浪,卻在浪頭上滑了一跤,忘記,也或許是不想,再爬起,我們是不是就是如此?只看得見自己處於的浪頭,對其他可能高可能矮的浪頭視而不見,忘卻自己是曾越過小浪走來的,忘卻當自己是孩子時看見城牆般的浪頭所下的願望,許自己躍得過。

 

      小時候的每一日都是盛夏,就算氣候不符合人性,孩子依舊能適應;長大後雖有盛夏之時,但我們總把雨天累計著,而不是畫記夏日的晴空有多久,久了,把雨季在心裡拉長,對於生活就越來越無力,每次爬上浪頭後只要摔跤,就沒氣力再次攀登。

 

      盛夏的花葉是脆弱也是堅強,在狂烈的氣候,是挺直的?還是弓著的?

 

      盛夏的氣候總是那麼捉摸不定,或許跟人的脾氣相似,頭上的雲聚集了,增厚了,光線就少了,天空就陰了,雨水就落了,雷雨閃電就這麼交織了。

 

      這場有秩序的混亂持續著,盛夏的花依然綻放,盛夏的葉依舊茂盛。

 

未命名 - 4.jpg

創作者介紹

網頁設計網站架設空間租用資訊科技天地

小平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