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上一次和別人談論到「熱血」是什麼時候?1年前、3年前?還是更早到你已經不記得了?隨著工作時間累積,我們是不是都逐漸從「熱血」變成「冷血」?坐在桌前百無聊賴、對任何事都打不起勁,甚至聽到別人談論「熱血」兩字,還覺得不切實際,丟去一個白眼? 若真是如此,問題比較大的可能是你。

對21世紀的企業跟工作者來說,當學歷、經驗、能力,都不足以百分之百抵抗不確定時,是什麼特質能夠凸顯自己,改變未來?是什麼要素可以激發潛力、改變現狀?

就是這兩個字:熱血。

 

 

現代工作者最要具備的元素:熱血

企管大師柯林斯(Jim Collins)在《從A到A+》中即指出,成為頂尖工作者的「刺蝟原則」中,個人職涯規劃,要從3個圓圈的交集尋找:第1,你在哪個領域特別有天分;第 2,你可以從這份工作獲得很好的報酬;第3,對於所做的事懷抱極大熱情。

其中第3點尤其重要。因為前兩點,對應的是「個人競爭力」與「薪水」,但是懷抱熱情,卻能讓工作者在變化快速的商業世界中更積極、自主。因為今天的工作者要創造價值,繫乎創意與自我突破,遠超過「完成老闆的交代與規定」。也因此,衡量人才,愈來愈多企業跳脫外在實質條件,轉而回歸本質。例如日本「經營之聖」稻盛和夫就說:「我希望留在公司的,都是即使我不走近,也會自主燃燒的『自燃性』的人」。因為「自燃性」的人,不會「因為別人交代而工作」,而是「自己主動做」,還能感染他人,帶動大家。個人鋒芒外露卻沒有內心能量的「刮鬍刀」型員工,不會是他心中首選。

 

 

熱血敵人1:無聊

日復一日、一成不變的工作令人厭煩?把眼光放遠,每個你認為無聊到底的動作,可能對別人都有非凡的意義。

「先愛你所做,才會做你所愛,」台灣肯夢(AVEDA)負責人朱平指出他的心法。薪水固然是工作最直接的回報,但最高只能到第2順位,點燃熱血,要設定自己看到背後更高的目標。這樣才能在每天的工作中,帶給自己驚喜。

近年,位於肯夢總部旁的Nonzero餐廳,是朱平另一個心血。餐廳只有28張椅子,提供健康的食材以及二手商品,溫馨的格局,希望營造出客人回家的感覺。朱平總是不厭其煩地與店員分享,能不能在每天的工作中,多做一點跟昨天不同的事?

「讓客人今天因為你而快樂,尤其是一個人來的客人,」他說。可能他帶著心事,可能他隱隱覺得孤單,因為店員一個簡單的笑容或問候,說不定就帶給他難以忘懷的一天。朱平認為,熱血是種自我修練與紀律,也是理智與情緒的協調。情緒就像大象、理智就像騎象人,彼此在互動中前進。理性看到的「價格」,可以運用感性賦予「價值」,「真實的快樂,永遠來自理性與感性的和諧,」他說。

熱血敵人2:現實

有時候,目標看來遙遠、困難重重,抵達前先面臨數不清的打擊。「認清現實」,經常是許多人拿來自我緩解熱情困窘的說詞。「面對巨大的目標,很多人都先說『怎麼可能』,我則會想『我們有沒有可能先……』,」自轉星球社長黃俊隆說。先採取行動,把每個階段換成結果,感覺比較踏實,「事情搞定了」的成就感,能讓熱血增溫。今年,對自轉星球來說是一大突破。耗時2年籌備與製作,部落格天后彎彎的紀錄片《帶著夢想去旅行》正式上映。黃俊隆形容:「一開始提紀錄片的構想,連彎彎都覺得我在騙她。」

以出版書籍為主,自轉星球完全沒有拍片經驗與資源,靠的是黃俊隆想辦法、找人脈,一點一滴拼湊。他回憶,因為沒有對應知識,不斷碰到「鬼打牆」,例如畫面與聲音不同步等最基本的技術問題,花了很多時間摸索。直到試映前一晚,電影都還沒剪好,腦中盤算著:結束後得要面對多少嘲笑?真正獲得突破,是黃俊隆邀請到好友,曾獲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的李欣芸跨刀後,整個計劃才逐步實現。「每個階段都是場夢境,在夢中和別人打了一架,可能還打輸,醒來就算了。頂多賴床15分鐘,洗把臉,門一開、陽光進來,又是全新的一天,」對黃俊隆來說,把目標分成不同階段,想盡辦法將每個階段完成,別人眼中看來不可能的事,也就自然而然做到了! 第3個總是出其不意扼殺熱血的敵人,則是啃噬鬥志的寂寞…

 

 

文章來源:http://www.cheers.com.tw/doc/page.jspx?id=40288abc2b5b3fe7012b752db749105a

創作者介紹

網頁設計網站架設空間租用資訊科技天地

小平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